• 甘肃陇南公路管理局
  • 甘肃陇南公路管理局
  • 甘肃陇南公路管理局
  • 甘肃陇南公路管理局

为“小善”点“赞”

日期:2014-05-27  编辑:管理员   来源:宣教科   阅读次数:  字体:[] [] []

通讯员:贾文琴

 3月23日,春光明媚,油菜花盛开,一辆宕昌到武都的班车在国道212线平稳前行。在武都境内上来一男士,他对班车师傅说:“师傅,前几天我乘班车,一个装了衣服的书包丢了,还能不能找回来?”师傅说:“只要是咱们车队的车,一般都能找回来,有的丢了十几天还能找回来呢,只要其他的乘客没有顺手拿走。但是要知道是哪辆车才行?”这个人说:“我不知道车号,但是见了面我能够认出那辆车的师傅和售票员,他们是两口子,女的长得瘦,男的也瘦。”售票员说:“每天宕昌至武都来回跑的班车40多次,两口子一辆车的太多了,你要把时间确定了、长的啥样儿确定了,大家才能帮你联系。”然后他们就那辆班车的发车时间、那两口子到底长什么模样、是哪里的口音、有什么特征,反复地沟通起来。终于,这个师傅比较肯定说:“都瘦,男的戴墨镜,我心里大概有数了。大约就现在这个时候,他们的车应该过来了,咱们注意一下对面来车。”全车的人都开始直直地坐着,目视前方。

 一辆车过来了,不是;又一辆车过来了,还不是。当第三辆班车远远过来的时候,师傅说:“很可能就是这辆车。咱们停下来问一下。”当两辆班车会车的时候,他们都停了下来。全车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那辆班车,这个师傅问那个师傅:“前几天是不是有人把东西拉你车上了?”“有啊,一个书包。几天了都没有人来问。”说着就递了过来。经过确认,就是这个人丢失了几天的东西。

 东西失而复得,失主特别高兴,班车上一车人也都高兴起来,十分慷慨地高兴着失主的高兴。车里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,有夸师傅的,有夸售票员的。我刚好带着相机,想给他们照张相片,但是师傅说:“有啥好照的?这有啥?没啥。”直视前方,不予配合,我退而求其次,转身就给小售票员照了张。

 看,小售票员笑得多好!

 我至今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,也不知道他们的车号。只有一张照片为证。

目视前方的班车师傅

班车售票员笑得多美

 车还在路上平稳行驶着,我望着窗外满眼泛着金光的油菜花,思绪就飘荡起来。想起了我和母亲到武都瑶寨沟游玩,回来时天色晚了,没有班车,也没有出租车,我只好搀扶着母亲沿着景区公路慢慢前行,这时一辆返城的私家车主动停在了大家身边,一对漂亮潇洒的小两口带着一个孩子,他们热情地请大家上车,把大家拉到了家的附近。我到新疆乌鲁木齐旅游时,一个人步行去国际大巴扎,不认识路,路遇一女士,她热情地为我领路,一边走还一边热情地给我讲解,直到我突然站在满眼西域风情的二道桥国际大巴扎跟前,惊喜无限。

 人间处处充满了脉脉的温情,犹如和煦的春风。犹记得陪母亲到北京和南京旅游时,不论是在公交车上,还是在地铁上;不论是车上人多,还是人少,总有人主动起来为我满头银发的母亲让座,有时候同时两、三个人起身让座儿。其实,我也乐意把我的温情默默地传递给他人。那次到车站接孩子,在车站门口的小摊前等待女儿的时候,看到小摊主的俩小孩儿在做作业,不会做,母亲也不会,我忍不住就开始教她们做英语作业。她们娘仨的目光立即闪闪发亮起来,令我的母爱从心底迅速泛滥上来。其实在我赋予她们温情的时候,她们也慷慨地把温情给了我。如今,提起瑶寨沟,母亲就想起那小两口;提起南京和北京,母亲就想起总有人给她让座的事儿。忽然,我想起了“扶不扶”的问题,瞬间感到困惑不已,又想起了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”的古训,似又释怀。

 我觉得,雷锋,就在大家身边;雷锋,无处不在。只要心里有雷锋,每个人就都可以是雷锋。其实,在雷锋正式诞生之前,早就有雷锋,每个人在不同程度上都是雷锋,都可以是雷锋。“小恶”很多,被网络瞬间放大,大有一叶障目的功力,似乎遍地都是;但我想说,在大家的身边,“小善”更多,俯拾即是,当然首先是大家乐意“俯拾”才可,只要心向往之,就会著手成春,如逢花开,如瞻岁新。让大家为“小善”点“赞”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